?

??朱常珏一直在下一盘大棋。

??他既无实权又无兵权还没宠爱,注定他的路就是皇子中最难的。尤其在五弟平步青云,父皇态度越发明朗后,他便知自己想上位,怕只能用非常之道了。

??朱常安运气不错,靠着比试名次和挡刀之恩,竟然谋到了白恒庇佑。但朱常珏知道,若不是他蠢,他能力不够,父皇看不上轻视于他,又怎会轻易给他这么大个靠山?

??但,蠢有蠢的好处。蠢人用起来更顺手,也更听话,依附力也更强。所以,纵是他百般看不上朱常安,还是与他合作了。

??就这样,朱常安慢慢成了朱常珏的棋子。

??划江而治,是朱常珏给他画的饼。等朱常安借用了白恒势力夺权上位并清理了其他挡路石后,朱常珏自然会翻出他勾结北蛮之事。

??届时,朱常珏才是大势。他会号召全天下一道来帮着他清君侧,讨伐朱常安。而朱常安没了自己相帮,身边又早已被自己人控制着,就凭那点脑子,绝对不是自己对手。

??那个位子,一定不会让他坐热。

??所以,哪怕是多走一圈路,这个天下,也只能是他朱常珏的!

??当然,朱常珏不可能一早就神机妙算猜到李纯在他们大事将成时会来到北营,但他做事一向喜欢留手,走一算三。

??他的实力既不会全数暴露在朱常安跟前,也不可能真的为朱常安所用。他在北营的亲信里还留有一道以防万一的后手。

??这个计划原本是防止白恒或朱常安不听话;出现变数;形势不受控所用,自然不会让朱常安知晓。

??所以当李纯突然出现,朱常安开始调用人手时,朱常珏的这群人便已经打起了精神。当朱常安一栽,他们这个计划便开始了实行。

??他们需要这一场动乱。

??一口气杀了北营几大主将,白恒便无人可用,士气将大受打击。

??一口气烧了北营几大粮仓,白恒再没法打持久战,且不得不退。

??一口气屠了马厩,白恒和他的人再无处可逃。

??一把火烧了营地,白恒大军战斗力将缺失。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在那颗信号弹上,那是通知北蛮联军机不可失,赶紧来打!

??装备没了,粮草没了,将领缺了,连跑都跑不了,保管……一打一个准!再有朱常珏早布于军中各处的搅屎棍,这场仗,绝对叫白恒输个底朝天。

??北蛮攻破这道防线后,往南便是京城了。

??最好一鼓作气!

??最好趁着京城没有准备,兵力空洞,一举破城!

??只要京城沦丧,大周便等于没了心脏。

??那还是朱常珏要的效果!

??群龙无首状态下,他才会是天命之选。

??全民攘外状态下,他才能浑水摸鱼。

??北蛮帮助和支持下,不管是作戏挺身而出,还是顺应民意,他届时快速强突入京,收复政权,也就轻而易举了……

??白恒和李纯都尽力了。

??可在他们赶到时,面对真正“兵荒马乱”的场景,心头都在滴血。

??大火已经吞噬了一半营地。多少卫兵在睡梦里便被活活烧死或被射杀。死人死马倒了一地。

??卫兵们没有时间去灭火,甚至没时间去抢救粮草和战马,只能一边忙着抢救伤员,一边去与那些还在捣乱的内奸搏杀在一起。

??乱——那场面几乎同是白恒和李纯戎马生涯里最惨痛的乱象。

??留在营地的几大副将一个被多箭射杀,一个营帐被投毒正在抢救,一个大战五人,伤重垂危……马厩主管已经殉职,战马方面损失惨痛。三大粮仓失守了两个,能挽回多少损失只看这场大火将持续多久……

??叹什么?世事从来都是外贼好打,家贼难防!

??而两人在大概了解后,便基本洞悉了对方的盘算。

??他们不但得要除害灭乱,还要想法子将损失降到最低。

??“不行,相对内乱,北蛮联军若真此刻来趁火打劫,麻烦更大。”稍有不慎,便将全军覆没。李纯没等白恒应答,便找了身铠甲穿了起来。

??“你要去出击?”太危险了。白恒挡在他身前,“要去也是我去!你留下帮我抢救残局!”

??“北营需要你,我对你这里不熟,留下也无用!”李纯不由分说,从被射杀的副将身上拿了令牌。“陈舟部下听令,我李纯暂代陈舟副将一职,此刻前往三十里外阻击北蛮,有愿与我并肩的即刻整理行装,半刻钟后出发!”

??李纯上马振臂一呼,立即得到了巨大响应。

??白恒部下战功赫赫,今晚这般奇耻大辱,多少人的战斗欲都被激起了。一时间,多少人都热血沸腾,只想赶紧去北蛮杀上几个来回好报了此仇。

??“白将军,我会尽力去给你争取时间,你抓紧了将营地和内奸收拾了。”李纯将他随行带的亲兵死士也一起编入了队伍。

??战马死伤有半,李纯不敢全部抽调,便要了三千人马,迅速消失在了夜幕里。

??他的千里马给力,一马当先,倒是没想到路上还抓到了两个正往蛮部送信的奸细。稍一试探便发现又是朱常珏的人。

??他面上镇定,可心头却是连抽好几口凉气。

??朱常珏即便远在三千里之外,可不管在何处的掌控力依旧不弱。江南那里朱常哲久不敢露面,可见形势之严峻。也不知她……如何了?有没有危险!

??他是迫不及待赶紧南下去了……

??北蛮收到信号弹大喜,这个信号他们认识,是出击之意。又有探子来报,说是周营大火加大乱,正是出击之时。

??他们迅速组织了五千人做先发,开始整队,准备几万大军连夜推进压上……

??李纯和他的人并不是正面去应敌,而是选择了埋伏。

??在暗处且斗志昂扬的三千人,对上在明处,急急吼吼想要趁火打劫大抢一番的五千人,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李纯他们用地形优势先后夹击,完成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蛮军死伤大半,只剩了几百人全须全尾逃离。

??他们以为能躲过一劫是逃得快,却不知是李纯故意没有赶尽杀绝。

??李纯作势带兵一路追杀,叫那几百人拼死逃跑。

??临近北蛮营地十里,李纯还在那儿叫嚣,让有胆的,赶紧出来应战。

??而他越是嚣张,在对方看来便越是有诈。

??再有那逃走的几百人描述了他们如何被伏击,如何中圈套,李纯是如何在路上等着他们……

??所以,这是周军故意的诱敌之计?——这是大部分北蛮的想法。

??对方若不是有计划,怎会半路伏击?

??这若不是陷阱,怎会放着大火大乱不管,而出来阻截?

??李纯他们若不是准备了什么,如何敢来他们营前叫嚣?

??还有,李纯怎么来了?那厮带来了多少人?

??该不会是周军因着李纯的支援所以底气大涨,故意用大火和信号弹来引他们上钩,想要将他们一举歼灭吧?

??就这样,越是犹豫,想得越多,已经整装待发的那几万人便越是不敢轻易跨出那一步。

??而联军的劣势也开始显露。

??谁都不愿走前边,谁都不想自己族群成为牺牲品。

??有的说去打,有的说去探,有的认为应该静观其变……一众部首一直吵到了天亮也没有个决断。

??殊不知,时间这么一拖下,他们原本可以轻而易举大胜周军的好时机也稍纵即逝了。

??李纯回到北营时,状况已经稳定了下来。

??损失不小,但抢救回来也不少。

??可最叫他呕血的,是朱常安跑了。

??说是昨晚大乱中,还是被人抓到了空子。关押朱常安的营帐起了大火,可灭火之后才发现,人并不在帐中。所以他应该是趁乱逃走了。

??虽说朱常安如那丧家之犬,已不可能再有威胁,可他逃出生天,依旧叫李纯恶心。

??“虽说天大地大,但他能去的,也只会是朱常珏那儿了。”肯定是去了江南。

??“你赶紧去江南吧。这里我能应付。”

??白恒拍了拍李纯肩。北营已经恢复,最大的损失只在粮草和战马方面。粮草还存有三分之一,足够他们坚持个把月。战马少了,却也不妨碍他们防守。所以暂时危局已解。

??李纯点头又摇头。

??“我南下时还是先去京城给你调粮……不了,我还是去调马。还是那句,你们得速战速决。皇上需要你回京守着。”

??“好!我一个月内一定回京!届时,我在京中等你回来,一道喝我的私藏酒。”

??“一言为定!”

??李纯回京了。

??除了给白恒调马,他又开始担心太子他们知道朱常安逃走,白恒大军对京城再无威胁后,会不会再次回到有恃无恐的地步,开始在皇帝的病和解药上做文章,以求早日登基……

??若朱常安被扣白恒军里,这消息自然不会走漏。但朱常安这一逃,消息应该很快就兜不住了……

??所以他也没过多遮掩,不但去见了皇帝,还去太子府走了一圈。

??太子听说西南稳定,心头直发虚。他可不希望李纯回京。

??李纯趾高气扬对太子好一番的明敲暗打,话里话外都是暗示眼下京城的兵力充足,谁想捣乱都不行。又表示对他没有恶意,只要他不再犯错,将来自己一定会全力辅佐,在朱常珏的事上也会助他一臂之力。

??太子大喜,口口声声保证一定好好给父皇“侍疾”……

??程紫玉一行人南下的第六天,总算到了江南地界。

??他们还是没能等到许海直那里有消息过来。程紫玉难免一叹,相比她的人情,看来对方还是更在意实际利益。

??传来消息,浙地军队已经集结完毕,海上朝鲜水军也已就位,康安伯的部分人手已经开始往陆地撤,待其大军上岸,水军准备好,便将同时从陆地水面一齐对朱常珏发动进攻。

??所以,朱常珏此刻能做的只是硬挺着,等着京中和北路的好消息传来……

??至于江南方面,果然,在施平吃了那个“明亏”后,江南风声一下紧了起来。

??探子来报,不管水路还是陆路,都有身份不明的家伙在暗查车船。

??程紫玉他们一路行来,几乎每天都在变换着应对策略。

??过江前,他们就拿劫来的施平水匪船去换了渔船,随后又雇人开着那渔船和他们最后一条沙船沿江西行去了。他们就是想混淆视线,装作是要去往西南……

??后来有暗卫来报,此举至少为他们支走了五六艘大船。

??一到江南,便已是程紫玉熟悉之地。她带着船七拐八弯,走起了曲折水路。

??暗卫们一早便上岸各方查探,报来的消息是一好一坏。

??好的是:他们去程家太湖别院看过了。那里因为多年从未有主子居住,一直锁着,所以并没有人盯着。他们从太湖坐船经过时,特意观察了程紫玉所言的那个隐蔽水道,发现确实已被太湖石堵住。

??这是程紫玉先前和入画说好的,那满是芦苇的水道口若挪上太湖石,便说明里边有人,他们成功进了里边避难,算是个保平安的信号。

??“此外,您说的那块太湖石上,有个淡淡刀刻的‘五’。”

??“很明显吗?”

??“恰恰相反,很隐蔽。若不是知道那块太湖石,又猜测哲王在里边,我们也绝对发现不了这个线索。”

??“太好了!坏消息呢?”

??“坏消息便是,荆溪外松内紧,咱们只要出现,一定会被发现。太湖里可疑的船只也不少,我们当时也是做渔民打扮,一息未停地行船才得以接近到别院附近观察。”

??所以,不管是从荆溪进去别院带人,还是从太湖走那个隐蔽的水道带人都不易啊。关键是怎样才能不打草惊蛇,掩人耳目离开?……

??在距离荆溪只有五十里的水域,他们再次采买了两艘五成新的中型船。

??“您坐这两艘船先去太湖。”程紫玉执意要与太后分开走。

??两艘新买的船对方不识,且普通至极,对方一定不会注意到。

??而先前那艘已经曝光,装满陶瓶的主船和她一样,早就成了对方的目标,对方尚不知太后南下,要寻要杀的,都是她。

??“只有我与您分开,您才能安全,圣旨才能安全。”

??“祖母不答应,一道出来,就要一道面对。”太后自然不应。

??“听我说,这是最好的办法。我走河道去荆溪,只要我一出现,所有人的注意力一定都在我身上。只有这样,您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偷偷从太湖接近我家别院。只要如此,咱们就可以轻而易举救出哲王!”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