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岁的古岚披头散发的提着裙摆向前狂奔,足下只轻轻一点,轻盈的身子就飘出去一大截,追在她身后拿着木梳发簪的齐诺贤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大小姐,求求你快停下来,让我给你把头发梳起来吧!一会儿就要举办新生入学晚宴了,您这副模样一定会被先生训斥的!”

??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的古岚完美的继承了她娘的那双猫眼,和她爹的绝世容颜,还没完全长开呢,就已经是大乾有数的小美人了。

??只是这个小美人也同时继承了她娘的无法无天,纵身跃上房顶,单足立在屋檐边上,双手娇蛮的叉腰,愤愤的皱着眉头。

??“你说,你到底娶不娶我!你不娶我,我今天就这样去晚宴,反正先生们肯定是不会舍得罚我的,训斥两句也无所谓!”

??齐诺贤气喘吁吁的站在屋下,心惊胆战的生怕她没站稳从上边儿掉下来,但讲道理,对她的有恃无恐,齐诺贤苦在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对。  古岚是从小在拾慧馆里长大的孩子,又是院长的独女,生性活泼可爱,深得所有先生的喜爱,连静石先生最心爱的狼毫笔被她当刷子刷墙的时候,静石先生都没舍得责骂她,这就能看出她在学院里的

??受宠程度了。

??可是她从小嚷嚷着让他娶她的玩笑话,却让他头疼不已——他是死士,死士怎么能和主人家的小姐结合!

??他从不会认真去考虑她的童言戏语,毕竟他压根儿没觉得自己能配得上这位天之骄女,只是头疼她老这么嚷嚷,容易坏了她女儿家的名声罢了。

??再一次无视了古岚眼底的期待,齐诺贤苦着脸哀嚎着今晚的宴会有多重要,有多少拾慧馆的杰出学生要回来,不能给院长丢脸云云。

??古岚越听脸越黑,最后站在屋檐上大骂了一声“混蛋”后,扭身钻进树梢里气呼呼的跑了。

??在另一边的房顶上喝酒的毒秀才和鬼一看完熟悉的闹剧,相视摇头。

??“你说齐诺贤那小子最后能不能逃得出小妖女的手掌心?”

??鬼一懒洋洋的睨毒秀才一眼,擦擦嘴不屑道:“与其操心我们小姐的选婿大业,不如琢磨一下你自己的终身大事,懒得跟你吹风,我要回去喂糯米吃饭了,回见。”

??被留下的毒秀才抓心挠肺的发出不甘的狼嚎,惹得附近来来往往的学生纷纷抬头,老生习以为常的打趣两句,新生惊恐万分这拾慧馆怎么不正常的人这么多。

??掌灯时分,拾慧馆老校区的中央广场上,平日里早就摆出来的烧烤摊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桌桌的精致饭菜,在头顶上悬挂的灯笼映照下,显得如梦似幻。

??中间搭起来的舞台上,总算梳起了妇人髻的江浅夏满脸不耐烦的走上台,照旧拿着丑陋的大喇叭,十分嫌弃的往台下扫视。

??“李薰人呢!今年怎么又没回来,不是让你们毕业的老生都去抓人的吗,现在人没抓回来你们还好意思坐在桌子上等着吃饭,还要不要脸了!”

??已经成了执掌一军的名将的林凯,此时哪儿是等着吃饭啊,他已经豪迈的吃的满嘴流油了。

??听到这里,他贱兮兮的笑着,手里拿着的鸡腿指向新任大学士的宇文听涛,“先生,这事儿你得罚宇文啊,他把我们去抓人的消息泄露给太子殿下的,所以我们人才没抓回来!”

??江浅夏柳眉一竖,瞪着尬笑的宇文听涛,大有他说不出个合适的理由,她就马上把他吊起来打的架势。

??暗瞪拆台的好友一眼,宇文听涛站起来,温文尔雅的先拱手行礼,已经打好的腹稿还没往外念呢,就被江浅夏打断。  “你想好了说,别拿什么太子年幼顽劣,还应各方多加历练的屁话来忽悠我,这话我都听了五年了,虽然你每次说的话都不一样,但中心内容完全没变过!今年你再敢这样,我当着老丞相的面打折你的

??腿!”

??宇文听涛雷劈一样的僵住了,坐在当朝元老席上的亲爹宇文轩,笑的咯咯的,好像即将被打折腿的不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咳,先生啊,实在不是学生要向太子殿下透露追捕他的消息,是您这追捕令已经下了五年了,太子殿下早就知道您要抓他,然后用太子的身份要挟学生必须透露点消息,不然以后等他登基了就给学生

??穿小鞋……”

??宇文听涛说的委屈,那些新入学的,对拾慧馆这个全世界最神圣的学术殿堂还抱着不切实际憧憬和幻想的新生,一个个的,快被现实打击的找不着北了。

??台上这个语言粗鲁,动不动就要抓捕当朝太子和打折名满天下的大学士腿的女人,真的是那个传说中堪比当代圣贤的常瑞公主吗?

??还有所有文人雅士推崇的大学士,就是眼前这个为了不穿小鞋,就出卖自家先生的无耻小人?

??哦不对,这个无耻小人,刚才已经被骁勇善战的林将军给出卖了……

??顾不上照顾新生们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江浅夏指着宇文听涛,气的直跺脚。

??“你还知道那是他登基之后才能给你穿小鞋啊?你说说他现在哪里还有个太子的样!成天满世界的跑,跑的回不来了就让商队捎信让我去接他,接回来了没乖两天又继续跑!”

??“我现在就后悔,小时候把他腿打断了,怎么就给他重新接回去了呢?要是他现在跑不了了,不就能跟着陛下好好学一段时间的政务,然后麻溜的登基接班了吗?”

??“他一登基,我和夫君不就能回家旅游去了?你知道先生我想回家想了多少年了吗?哎哟我这暴脾气!”

??什么?这凶残的女人竟然真的打断过当朝太子的腿!!!天啊,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新生们崩溃归崩溃,可崩溃中又夹杂着点诡异的骄傲——他们果然进了一个举世无双的学院,学院的院长,可是打断了当朝太子的腿,还能活着耀武扬威的女人!

??又是一年太子殿下没被抓回来继位的迎新晚宴,可以预见的,已经攒够了“机票”能带着古黎回现代逍遥几个月的江浅夏,又一次苦逼的被迫留下来给老皇帝当苦力。

??这顿饭吃的憋屈不已,饭后气急败坏的江浅夏被风尘仆仆的万宝阁一个掌柜拦住,掌柜一脸受了委屈的模样,弄的她不得不耐着性子抽空听听他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大掌柜,我是驻西方法兰西帝国的万宝阁区域管理,这次匆匆赶回来,实在是发生了一件我们很难处理的事!还请大掌柜裁决!”

??江浅夏愣了一下,稀奇道:“西边儿还能出什么事,他们又打起来啦?”  “不不不,是一个不肯透露姓名的老兵,强塞了最少价值一百万贯的珠宝给我们,说他已经回不了国家,又没有亲人,只是欠了你一条命,当初和您约好了要用一百万贯偿还,所以把这些珠宝塞给我们

??,让我们替您捎回来!”

??“本来这笔珠宝数额太过巨大,我们怕是脏物不肯收,他竟然威胁我们不收下就把我们全杀了!而我们万宝阁的护卫,竟然真的都打不过他……”  掌柜一脸的忍辱负重,擦着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凄苦的道:“被逼无奈,我们只能听话的帮他把珠宝运回来,他为了逼我们尽快回来,竟然恶劣的在所有法兰西万宝阁捣乱,我们一天不动身,他一天不

??还我们清净!您说说,他是不是太欺人太甚了!”

??“哦对了,他还弄了一条烤羊腿,用万年寒冰冻上了,让我们一起给您带回来,吹嘘他烤的羊腿,是您亲自夸赞过的,我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男人模糊的面容,男人具体长什么样她好像都快记不清了,但他身上的那股子属于枭雄的豪爽霸气,却依旧清晰。

??恍惚的打发了还委屈的掌柜,收下了那批巨额的珠宝后,江浅夏把那只封存在寒冰之中依旧完好的羊腿取了出来,让古黎亲自生了火,两口子在院子里重新把羊腿烤制一番。

??“味道挺熟悉的,就是又冰又烤的折腾,口感始终不如当初了。”

??吃着烤羊腿,古黎也跟着露出缅怀的神色,“是啊,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他走了之后,骨利就像被抽走了傲骨,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有时候我也挺怀念他这老对手的。”

??白他一眼,江浅夏轻哼道:“得了吧,骨利还是现在这样好,省的你有事没事就被折腾着往边疆跑。”

??“夫人。”

??“嗯?”借着烤羊腿的火光,江浅夏注意到自家夫君的脸上,露出久违的憧憬之色。

??“既然太子总不回来掌管朝政,我暂时不能陪你回去看看你生活的那个世界,那不如我们先看看现在的世界,如何?”

??“夫君有此雅兴,妾身岂敢不从~”

??两口子相视一笑,第二日上课了发现先生还没出现的学生们找上门的时候,只在院子里发现了被捆着动弹不得的齐诺贤,和坐在他旁边,满脸不忿的古岚。

??“我爹娘跑出去环游世界了,无涯、鬼一和毒秀才一起跟着跑了,半夜就消失了,别问我他们的行踪,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和这个呆子一起被留下来了!”

??史上最霸气的公主和最年轻的元帅带着家仆突然撂挑子消失,换来的只是有见识的大乾人茶余饭后的津津乐道。

??今后几年里,在世界各地都有人发现过疑似这对神仙眷侣的踪迹,他们走遍了世界的高山峡谷,一路上管着见到的不平事,像游走在世间的神灵。

??或许今个儿晌午来店里吃饭的是他们,或许那个突然抓着小乞丐要收他为徒的,也是他们……

??谁知道呢。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