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哀家今夜不侍寝 第466章 想闹洞房?(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半个月后,这座边城彻底热闹起来。

??容均和华阳公主的马车几乎同时到了门口。

??望着喜气洋洋的院子,容均抱着手臂笑道:“这院子够放贺礼么?”

??一旁的屋檐上,夜天邪颐指气使地指了指容均。“小兔崽子,一来就罗嗦,贺礼全拉去后面马场,刚刚天剑山庄和圣医宗送的礼已经占了整个靶场了,鬼门的贺礼也把后院摆满了,马场我落英阁也要用一半,再晚我看你

??就去河边占地盘吧。”

??马车上,霓裳郡主随后跳了下来,她早就憋不住了,直接把贺礼单子往容均身上一丢。

??“我可不给你管这些杂事的,我要去找晓晓了。”

??望着蹦蹦跳跳跑远的霓裳郡主,容均笑着摇了摇头,一双桃花眸潋滟不已。

??这时候,华阳公主也进了院子,看到刚刚那一幕,她笑着损道:“容均啊容均,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容均眼眸含笑,叹道:“看来你这个北均新上任的女皇可不简单,随手送给我的登基大礼就是这么个大麻烦。”

??华阳公主抱着手臂,丝毫不服气,“谁让你这个西岳新君就吃这一套呢?”

??容均眉头一跳,“这绿帽子可是我送给慕容彻的大礼。”

??华阳公主切了一声,指了指内院的角落,“你看谁稀罕。”

??容均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慕容彻一身大红的吉服,往日冷峻的面容上满是宠溺,望着紧闭的房门。

??容均手里的折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笑道:“慕容彻啊慕容彻,你也有今天。”

??这时候,爆竹声响起。

??“吉时快到了!新郎官迎新娘!”

??就在慕容彻要迈步的时候,莫清允提着剑挡在了喜房门口,“妹夫,还有我这关呢!”

??说着,莫清允暗暗使了个眼色,低声道:“第三招我退一步,你快一点。”

??慕容彻心领神会,空着手就直接出掌了。

??就在这时候,黎深从一旁加入了战局,瞬间将快要进去的慕容彻再次挡住了。

??他温润地笑了笑,但手里的动作却没半点拖沓,“慕容兄,还有我这关,我这个师傅可不会放水。”

??“我可没得帮了。”莫清允笑了笑,让出位置。

??看到有好戏,容均折扇一丢,凑热闹地赶了过去,“别忘了,还有我!”

??一旁的知秋完全晕了,他摸了摸后脑勺,竹苓说了,今天他得帮着他家姑爷进去接亲,可是现在……这情况太复杂了!

??一旁的莫正源倒是看得聚精会神,时不时抚掌称妙,“好!这招好!不行!左边有破绽了!”

??说完,莫正源也要上。

??莫夫人窗户一开,冲着莫正源微微眯了眯眸子,话还没说呢莫正源就干笑着跑了过来,“夫人有何吩咐?”

??院子里,慕容彻为了不弄乱吉服,原地不动地应付着黎深和容均,算着时间将他们打退了一大步。

??没想到就在这时候,季子渊一头热地冲了上来,“我来帮忙!”

??慕容彻刚要出招就被季子渊搅和了,四个人再次一团混乱地打了起来。

??华阳公主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冲着季子渊喊道:“季子渊你凑什么热闹!赶紧给我过来!”

??半夏端着药碗满院子找黎深,看到黎深居然在动手,急得一阵跺脚。

??最后,是吉时的爆竹提醒了慕容彻,他折了根树枝,将容均的发簪挑下,又晃刺一下逼退了黎深,最后将树枝塞进了季子渊手里,准时地站在了喜房门口。

??莫夫人笑眯眯地搀着一身正红嫁衣的莫清晓出来。

??莫清允背起了莫清晓,将她一直送到前厅。

??布置前厅的是竹苓,霓裳郡主也正在支使人做最后的清扫。

??莫正源和莫夫人坐在了上首的位置,屋子外,莫清晓拉住了慕容彻的手,低声道:“明早,我们就去祭扫你爹娘。”

??“好,都听你的。”慕容彻浮起笑意,温柔地扶着她走了进去。

??莫清晓盖着红盖头,却可以安心地将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身旁的男人,一同进退,荣辱与共。

??想到初见的时候,太和殿的外头,她一身白衣走出花轿,看到慕容彻的那惊鸿一瞥,或许天意注定,兜兜转转,爱这条路还是走到了岁月深处。

??未来或许会平淡,或许会经历更多,生老病死、阴晴圆缺、悲欢离合,只要握住彼此的手总会走过荆棘满地。

??满堂喝彩后,临时主婚的夜天邪喊道:“礼成!”

??一众人等都起哄地簇拥过来,“是不是可以闹洞房啊?!”

??“对啊!赶紧地!这机会千载难逢啊!”

??“闹洞房!闹洞房!闹洞房!”

??……

??最后连影卫都集体起哄了。

??要不是借着这个机会,慕容彻的洞房谁敢去闹?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岂料,一旁的慕容彻将莫清晓保护得稳稳当当,淡淡地扫了眼周围起哄的一干人等,“想闹洞房?”

??片刻之后,一众影卫扛着不知多少个半人高的酒缸到了院子里。

??夜天邪两眼一亮,率先同意了,“好!就拼酒!”

??两个时辰后,一院子的“尸横遍野”。

??莫清晓笑得弯下了腰,她一身的大红嫁衣还没换,明艳的面容从未有过的妖冶,“连夜前辈都倒了,赶紧交代,你都做什么手脚了?”

??慕容彻亲昵地刮了刮莫清晓的鼻子,随后抱起她走向了屋子,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娘子教得好,做事要简单粗暴有效,能喝醉的就灌倒,不能灌倒的就药倒。”

??莫清晓抱紧了慕容彻的脖子,看他走得急,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她羞恼地喊道:“慕容彻你混蛋!你刚刚明明也喝酒了!”

??慕容彻抱着她走到最偏远的竹楼,直接一跃而起从二楼的窗子进了房,然后关紧了窗子。

??他微微挑眉,“我喝的……是水。”

??莫清晓一噎。

??慕容彻手掌一挥,丝绸的帐子遮住了床上的风光,他低声哄道:“所有人都醉倒了,不会有人打扰,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莫清晓的外衫滑落在了床上,她望着慕容彻温柔的俊脸,红着脸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时候,外头传来一声带着稚气的喊声。“晓姐姐,你鞋掉了呀!阿晋给你送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