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辰光 196.撕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是谁家的小可爱漏订章节啦!  零星的信息模糊拼凑出来他的这个新舍友。其余时间在宿舍或者练习室偶尔碰面打个招呼, 这个新舍友的作息与他们截然不同,时常凌晨才回来, 更没有什么深入的交流。

??金楠俊觉得很奇怪, 诧异于二人之间有些微妙的气氛。

??一段时间的相处让金楠俊能朦朦胧胧的感应到,宋泽辰见人永远会扬起的七分笑分两种:

??一种发自真心,连眉梢都会染上笑意:

??一种则是带着滴水不漏的面具,明明人就站在面前,实际上隔着一面玻璃冷静地审视着对方, 礼貌、克制、疏离。

??很显然金楠俊收获的是前者,

??很显然这个叫闵允其的新舍友得到的是后者。

??两人之间也并没有改善这种状态的意思。

??宋泽辰本人从不排斥沉默,不与人深交,凡事只留足礼貌恰恰是他遇人遇事的常态,只不过在闵允其身上表现得更加冷漠一点而已。

??宋泽辰半夜口渴醒来喝水的时候, 卫生间里有黯淡的光。宋泽辰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眯眼一看。

??从里面出来的闵允其显然没有想到他会在外面,愣神片刻, 问:“不好意思, 吵醒你了吗?”

??“没有, 口渴喝水。我回去睡了, 允其哥你也早点休息。”没有太多寒暄, 宋泽辰转身简单地结束了这段对话。

??突然传来几声“咕咕”的声音, 在深夜里格外明晰。

??宋泽辰停住脚步, 扬着眉回头。

??闵允其尴尬地站在原地捂着肚子, 先前的清冷气氛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肚子里还在翻天覆地地开着演唱会, 全然不顾主人此时的难堪和狼狈。

??宋泽辰迷茫地盯着地板几秒,终于在意识混乱的脑海里拼凑出“这个哥饿了”的信息。

??“哥,等我下,我那里有吃的你可以先垫一下。”

??赤着脚小跑进房间从书包里摸索出几袋饼干,塞到闵允其的怀中:“哥,不好意思我这里只有这些了。”

??“哥辛苦了早点睡吧,我也先去睡了,明早要上课。”

??还是没有一句废话,再度转身,走回房间。

??整个过程没有拖泥带水,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能让人感觉到冒犯,甚至令人感到受到了礼貌对待,留足了双方的颜面。

??闵玧其目送这个连迷糊的时候都下意识笑意盈盈的前辈钻回被窝,内心嘀咕:“可惜内心不像表现的那样和善吧。”

??反正不是一路人。

??“我自己都一塌糊涂有什么资格评价别人。”

??他轻笑一声,把口袋里过期没有中奖的彩票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这样毫无意义的寄托真是无趣,可日复一日他依旧乐此不疲。

??再掏出今天刚结账领到的工资,数了数整齐地码平,庄重地放到钱包里。

??是的,庄重。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钱”这个字的魅力。

??有了钱,他可以无顾忌地追寻音乐梦,不必看别人眼色,不必省吃俭用,不必遭遇今天这样的尴尬。

??这个老板好抠,按照这个工资,猴年马月才能买到那个音乐设备吧。

??该换一份兼职了。

??他随意擦了擦头发,扯过被子闭上眼。

??宋泽辰躺在床铺上望着天花板,瞌睡虫被刚才的一出赶跑了不少。脑海里回忆着闵允其刚才发梢滴水,全身裹着潮气的样子。

??是个危险的人呢。

??他在心里这样下了一个判断。

??沉默,悲观,自负且自卑。

??别的练习生只觉得闵允其不爱讲话、除了练习时间以外独来独往,是内向的性子,不做他想。

??可宋泽辰每次看见这个人,只会联想到平静下的暗流汹涌,晦暗阴沉。好像有尖锐的东西在他的心里横冲直撞,随时会不顾一切地被释放。或者又有一个黑洞,慢慢的蚕食所有的光芒。

??那种令人窒息的绝望,溺水般缓缓涌上吞噬人的内心。这样的感觉实在过于难受,让宋泽辰自认为没办法当圣人去拯救,而是选择了敬而远之,不与他深交。

??我可真是个自私的俗人啊。

??宋泽辰在昏昏欲睡前,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句自嘲。

??金楠俊、闵允其、郑浩锡合作制作并演唱了一首由完成方言组成的歌曲——《八道江山》,发表之后意外地取得不错的反响。

??《八道江山》宋泽辰只参与了作曲,没有参与最终录制和演唱。

??宋泽辰每天都对路过的金楠俊、闵允其、郑浩锡三人大声哭诉:上天对我太残忍了,我做错了什么。

??因为宋泽辰是在这首歌里注定没有存在感的土生土长首尔人。

??因为宋泽辰不会方言。

??准确的来说是会大邱、釜山、日山、光州、果川五地七人里偷师的融会贯通大杂烩低配版地区方言。

??整首歌他能有底气吼出来的就是那句:呀。你在说啥呢。并且友情提供五种发音方式。

??练习室里的休息时间地板上分散躺着众人。

??宋泽辰刚想和走过来的闵允其说话,“呀”的咏叹调刚出口,脸就被毫不留情地按到一边。

??宋泽辰口齿不清地嘟囔着:“我只是和你倾诉一下嘛,哥你好冷漠。”

??闵允其觉得宋泽辰的脸尚有些婴儿肥,手感不错,又捏了好几下。

??朴知旻在一旁笑到不能自理。

??等闵允其走了,宋泽辰一屁股坐在朴知旻身边,模仿刚才的语调重新“呀”的感叹了一声。

??这句完全就是朴知旻笑点的开关,马上令他笑得几乎倒地。

??过了一会儿,他擦了擦挤出的眼泪,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谢谢你知道我紧张,才特意来逗我笑的。

??不同于其他人,朴知旻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巨大,练习生涯好几次他都面临被劝退的危机。为了这次考核,他几乎不睡觉,比之前更没命地投入舞蹈和演唱。宋泽辰担心这样朴知旻迟早会吃不消,心中一直忧虑,但又无法说出”你休息一下”的劝阻。

??因为没有资格,

??谁都没有资格去评判其他人值不值得。

??“知旻哥最近进步很多呢。”

??“真的吗?”

??“嗯,尤其是定点你表现得最好,编舞的时候可以考虑你的这个优势。”

??“好,谢谢泽辰。”

??金泰涥瞧见两个人笑得眼睛都找不到的样子,赶忙凑过来:“你们在笑什么?我也想知道。”

??“我夸知旻哥帅知旻哥开心呢。”

??朴知旻拍了宋泽辰一下:“胡说什么?”

??“我有说错吗?95年的哥哥都很帅啊。”说完,伸出两只手分别在金泰涥和朴知旻的脸上托了一下。

??“泽辰这小子不得了啊。”朴知旻害羞地摸了摸耳朵,和金泰涥吐槽着。不仅察言观色一流,而且嘴巴抹了蜜一样,完全让人招架不得。

??*

??吃完晚饭后,八个脑袋准时挤到了电视机前等待SBS八点的社会新闻。

??宋泽辰和朴知旻都默契地拿出了手机仿佛职业记者上身一顿狂拍。

??“上镜胖十斤真的不是假的欸,平时看他们没那么肿的。”金硕真对比真人点评道。

??“浩锡哥紧张了,嘴巴都呈‘人字形’了。”田正国观察到了这个细节。

??“都紧张了。”宋泽辰细看了一会儿笑出声。

??“上电视嘛,紧张是正常的嘛。”一旁的当事人三个人又兴奋又无奈,最后破罐子破摔选择面无表情地接受舍友的揶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