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的态度,不能说阿谀,毕竟身为圣子,他也不用去阿谀谁。只能说,他对当前的局势,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与认知。

  能带团,那就是强。

  能带着团队,安然地走出危险区,那就是实力。

  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先前是尸血蛊区域是一个,现在的岔道口,更是夸张,直接就是带出了一个一伤亡的阵营,一个零伤亡的阵营,试问,这除了说明王尘强大绝伦,拥有超绝的本事以外,还有其他?

  有本事的人,就应该得到尊重。

  更不用说是王尘这种拥有大本事的人。

  除了祁以外,其他人是看不到王尘的价值吗?不,不是的,只能说,祁的反应更快,在所有人还一脸茫然,一脸懵逼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上来,直接放下了自已的身段,开口求于王尘。

  这是先机。

  可惜,对于他的这要求,注定……王尘无法答应他。

  “难不难处的倒是没有,”看向祁,王尘微笑道,“不过,我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

  “哦?”祁敦厚的脸色一动。

  王尘身形一让,却是将他旁边的皇瑶的身位,给突显出来,“这事,您得问皇瑶殿下。到底,我是皇瑶阵营的人,我有没有难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上命,皇瑶殿下答不答应。老实说,我也很想答应殿下的。但很可惜,做主的人,不是我。”

  话音刚落,皇瑶阵营与晶荷阵营,两个阵营的人,齐齐大翻白眼。

  做主的人不是你?

  这话要搁其他人,我们还真就信了!但你说你不是做主的人?老大,这一路你可没少指挥我们啊!

  明面上讲你是皇瑶阵营总指挥使,可连我们晶荷阵营,都得一起听你的命令!

  别说其他了,两位殿下这一路走来,都被你各种指使与命令。就凭这一点,你还敢说你不是做主的人?

  老子信了你的邪了好吗!

  皇瑶微微一笑:“祁师兄,什么意思,当着我的面拐我的人?这是视我为无物喽?”

  旁边,晶荷也是笑道:“啊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祁师兄。说好的仁厚长者呢?师兄,你不地道呀。”

  “抢人?”

  祁轻轻摇头,笑了笑,“不不不,两位师妹,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让王尘师弟,也带带我们。”

  带带?

  带带谁?

  带带……大师兄?

  呃,好像祁这个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的是他们的“大师兄”……

  内心想吐槽。

  然而,还没等王尘说话,身后,冰阳的声音突然响起:“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脸上有些不可置信。

  你……你背叛我?

  明知道我跟这王尘有仇,明知道我跟皇瑶这个阵营不对头,结果现在,你要弃我而去,转而与皇瑶阵营合作?

  我们才是一路人啊!

  别忘了,和你走右岔道这一条的路,可是我们!

  便算平日里,咱们交情不算太深,可现在这个,怎么说,也是战友情吧?

  结果现在,你要弃我而去,转投我敌人的怀抱?你这难道不是在打我的脸?!

  一时之间,冰阳有种杀人的冲动。

  转身看了冰阳一眼,祁微微一笑。

  只是,还没等他说什么,突然,虹阵营一方,人群自动分开,便见那圣子虹踏着脚步,如闲庭漫步一般,也是直接走了过来。

  “虹阵营,也是这个意思。”

  “……”

  这下,冰阳直接傻了。

  祁倒还好说,但圣子虹……是他的真盟友啊!

  如果说祁走右岔路,还可以说是出于现实原因的考虑,那么圣子虹,完完全全就是看在他冰阳走的右岔道,才走的右岔道!

  俩人,是朋友,更是兄弟啊!

  然而现在,朋友与兄弟,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背刺了他一刀?

  这是背叛!

  深深的背叛!

  甚至这一刻,冰阳都觉得,祁那点事儿,根本就不叫事儿了!

  祁跟他是什么关系呐!

  二人虽说都是圣子,但最多也就是点头之交,还停留在你认识我,我认识你的阶段!

  但虹……是真兄弟啊!

  点头之交捅他一刀没关系,但真兄弟……也捅?

  啥意思,是兄弟,就来砍我?

  我特么的又不是渣渣辉!

  冰阳情绪彻底失控。可以看到,此刻他光洁如玉的额头上,青筋道道,简直就是如青色怒龙般,狰狞骇人。

  “淡定。”

  回头看向冰阳,虹却是笑道:“冰阳兄弟,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只不过,你与王尘师弟之间,其实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吧?不就是你志在必得的火凤元神,被王尘师弟抢了去么,这也叫事儿?天材地宝,本就是有德者居之,其实我觉得,你真的可以不必放在心上。反倒是你与王尘师弟之间,为什么不化干戈为玉帛呢?”

  “都是同门师兄弟,哪里有什么隔夜仇啊。”

  走过来,拍拍冰阳的肩膀,虹在那里笑道,“一场误会,解释完了,也就说开了。反倒是你们之间,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不比多个仇人好?咱们这位王尘师弟,可是大才啊,看看他这些日子在这天姬陵创造的奇迹,别的不敢说,至少你是得服气的吧?”

  “我这个人,别的不服,就服强者。咱们东皇圣地,也是实力至上,强者为尊,就如祁师兄刚刚所说,王尘师弟距离咱们这一层境界,也是相差的不远了,难道,你就忍心真的错过这样一个能与他结交的机会?冰阳老弟,这可不像你啊,”

  “……”

  说到底,这个虹,是被王尘展现出来的硬实力,吓到了。

  之前的尸血蛊区域倒还好,但左岔道一役,零伤亡?

  这简直就是梦幻!

  然而眼前的一切,又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有说服力,当下,便是这圣子虹,也不得不信了。

  所以,该如何处理与王尘之间的关系,这就不难考虑了。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即便因为先前的误会,他不能跟王尘成为朋友,但虹也绝不希望,自已多一个像王尘这样的仇人。

  也别说什么变脸不变脸的,只是一句话,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